思考了四五天,最终决定将自己之前所遭遇的写出来,所写均为本人亲身经历,本人也没啥文采,还望海涵。

其实我这人小时候是个活泼开朗又十分好动的小胖子,每个小巷子里都有我穿梭的身影,还经常和朋友一起去爬山,掏鸟窝,打松子,十分外向活泼。

我记得那还是在镇上读小学一年级,大概五月份左右,天气不是很热,数学和语文考试我都考了一百分(毕竟才一年级),全班那次唯一一个双百分,我上台去领卷子顺带接受表扬,下讲台回座位时,被人故意伸出脚给绊倒了,太阳穴下三厘米的位置磕到桌角当时就流血了,如果是太阳穴的话,我可能就死了,罪魁祸首被老师狠狠地批评教育了一顿,后来就是各种骚扰,比如抢我的书包拿去扔过来扔过去,把我的校服扔到花坛,向班主任(刚才的老师不是班主任)反映,班主任却说是正常的嬉戏打闹开玩笑,无奈的煎熬到四年级,从胖子变成了瘦竹竿,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转学了去了乡下,乡下的小伙伴们挺好的,不欺负人,也不对人带有歧视,玩的挺开心,老师也特别有责任心。

初中,本该是大好的青春年华,我进入了十二个班中间的六班,保持着中等的成绩,也交到了三两个朋友,一切都挺好的,初二下学年,我开始被频繁的扒裤子,无论是走廊、操场、超市、食堂都会被扒裤子,因为我从小就爱穿休闲裤,没有皮带,他们扒的也十分用力,我系着裤腰带依旧会被扒掉,腰间也老是因此被擦破皮出血,不久这事在学校就传开了,甚至还传到了初一我妹妹她们年级,你可能想问我为什么不向班主任反映情况,其实我早早就反映过了,他说:“学生嘛,打打闹闹的很正常,你一男生被扒裤子也很正常,又不吃亏,再说了,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他们只扒你的不扒别人”。

从那之后,我换上了牛仔裤,系上了皮带,只有经历过的人,才能明白我的轻描淡写之下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与煎熬。


一曲肝肠断,何处觅知音!